首页 »

译天下 | 为什么日本流行“出租大叔”?

2019/9/11 22:09:46

译天下 | 为什么日本流行“出租大叔”?

在日本有一个词汇叫可供出租的“ossan”(日语里意味中年男子),也就是“出租大叔”。具体说来,这些大叔允许自己被出租给任何人,客户可以提除身体接触以外的任何要求,只需支付每小时1000日元(约合人民币62元)的酬劳。近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了日本这一特殊的群体,以及背后折射出的文化现象,编译如下:


“我要重新夺回大叔的尊严”


和世界上许多其他城市一样,生活在东京的人们不愿将自己的渴望、需求和脆弱暴露给熟人。但面对城市生活的重压,他们又渴望得到长者和智者的建议。不如选择一个陌生人掉眼泪,倾诉一下,然后转头就走……

 

50岁的西本隆信很认同这个逻辑。于是在2012年,他创办了“大叔出租服务”网站。

 

西本说,租一个陌生人聊天,约在咖啡厅见面,意味着你们可以此后永不相见,“如果客户和认识的人聊,故事就会传开来。”

 

这也是“出租大叔”在日本流行起来的原因。借一只耳朵给陌生人,顺带提升一下自己在社会上的价值。

 

对于西本来说,他想要做这行是因为不甘。有一次他无意中听到高中女生在列车上拿中年男性打趣,嘲笑他们的毛耳朵,还说他们“闻着臭”,“脏兮兮的”。

 

日本一直都是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体系,但近年来社会文化和价值观念却被不断冲刷,步入中年的大叔们不得不在这股激流中努力维系过去的体面。

 

“我从没意识到原来人们这么看待大叔,”西本说,“我想,‘我要重新夺回大叔的尊严’。”


“他们能倾听并理解别人的痛苦”


尽管起步缓慢,但西本的网站现在每天能接到近45笔订单,一年约有1万个客户。目前,“大叔出租服务”共有近80位“大叔”在岗,覆盖了东京、京都、大阪、德岛等36个城市。

 

这些“心灵导师”过去和现在的职业五花八门,包括工程师、旅行社老板、金融人士、地产商、保险推销员、市场经理、司机,甚至还有一个经营技术咨询公司的科研工作者。

 

自开业以来,西本见了差不多5000个客户。为了保证客户和大叔双方都尊重这项交易,会象征性地收取一些费用。

 

招募大叔的过程并不难,西本每周会接到至少10个应征者的咨询。据他估计,约有1万人来应征,但最终只有78人脱颖而出。

 

在选择大叔时,西本更偏爱有明显缺点的“怪人”,还有“在聚光灯之外的男人”。如果发现应征者有“下流的想法”,就会马上被排除。

 

“最好留下那些长得好看的男人,”西本承认,因为他们的外在条件可以吸引更多客户。他还发现,善于倾听又长得好看的大叔更受欢迎,离过婚的、自身受过挫折的大叔也适销对路,因为“他们能倾听并理解别人的痛苦”。

 

事实上,西本的许多客户都有心理创伤:约有七成客户选择咨询或聊天服务,只有三成寻求的是“体力”帮助,比如让大叔帮忙搬箱子。

 

在创业之初,西本原以为潜在的客户会是那些“温和、顺从的年轻男孩”,希望获得年长的、有经验的男性的建议。但事实正相反,80%的客户是女性。

 

有一部分客户是为了满足即时需求而来,比如许多女性希望能“现在”就有人说说话:她的丈夫出轨啦,她和别人吵架啦,她在工作中被骚扰了,诸如此类。

 

不过,网络聊天和电话聊天是被禁止的。西本希望亲自见面能给人一种“略微的紧张感”。“你到达见面地点,寻找那个和你见面的人,”西本将之描绘为令人兴奋而愉快的体验。


一些奇怪的“任务”


佐佐木就是一名“出租大叔”。48岁的他头发已经有些发白,脸上也看得出岁月的痕迹,笑容不再年轻,穿着熊猫印花衬衫。从外表上看,他会被埋没在东京街头。但他一张口,你会惊讶于他的热情和活力,极强的语言表达能力,还有一个有趣的灵魂。

 

佐佐木出生于福岛,现在在东京市中心生活。他在一家互联网技术公司做后台维护。工作之余,他喜欢拉小提琴,这也是他坚持了30年的爱好。

 

“我有40%的客户会聊到与小提琴相关的话题,”佐佐木说,“另外40%会问问IT工作,还有20%会咨询一些生活问题。主要以年轻人居多。”

 

佐佐木认为,这大概是因为在网站公布的信息中,他营造了一种轻松愉悦的氛围。尽管身处IT行业,但他会在介绍中列出自己喜欢拉小提琴和下象棋。

 

一般情况下,佐佐木每周只接一单,但见面时间不定。他偶尔也会遇到一些奇怪的“任务”。

 

有一次,他被邀请去一个女孩儿的生日宴上拉小提琴。那个女孩是个韩国流行文化的追星族。现场还有另外两个年轻姑娘,她们让佐佐木戴上一个明星的面具,再开始表演。那位寿星女孩全程冲“伪装”的佐佐木尖叫着明星的名字。“我不懂她们的疯狂,但我按要求完成了演奏。”

 

另有一位50多岁的女士要求佐佐木陪她参加一个舞会。这位女士学习探戈和华尔兹,但身边没有朋友或同事可以邀请,所以雇佐佐木为她加油。

 

还有一位残疾人士希望佐佐木能陪他现场下一盘象棋,过去他只敢在网上下,因为担心自己的残疾会让别人尴尬。

 

“面对这些要求,我的大脑要高速运转,”佐佐木说,“会遇到很多有趣的客户,他们给我带来启发。”

 

当然也有一些尴尬时刻。有一次佐佐木受邀为一群幼儿园老师在跨年派对上演奏。 “尽管她们都很漂亮,” 他回忆道,“但她们的对话就像日本版的‘欲望都市’。而我是在场唯一一名男士,拉着我的小提琴。”


男性形象的转变


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东亚研究中心教授萨宾·弗雷斯图克(Sabine Fruhstuck)分析称,二战战败后,日本社会对“军事化男性气质”的推崇也随之终结。在战后数十年里,白领工薪族(具体指中产阶级商务男性)成为新的理想男性形象。评判男性的标准不再是坚毅、刚强有力,而是“收入稳定,良好的工作环境,愿意为公司付出,已婚,育有两个孩子”。

 

不过,这一标准也迅速消亡。随着日本1989年泡沫经济的崩溃,许多中年男性被迫失业,随之产生的是一个新阶层——一批以男性为主的自由职业者,在日本也被称为“飞特族”。进入21世纪后,日本又相继经历了金融危机和福岛核事故的重创,“飞特族”人数居高不下。他们靠打零工或兼职维持生计,涉及IT、市场、零售、餐饮等诸多行业。

 

“在过去数十年里,中年中产男性失去了很多文化力,” 弗雷斯图克说,“在大众媒体中,他们通常被刻画成落后、庸俗、无趣的形象。”

 

西本认为,“出租大叔”这一文化现象只存在于日本,因为“在其他国家,中年男人和父亲的形象仍被看重”。而在他所接触到的客户中,会有人雇他扮演父亲的角色,就算父亲还健在。

 

佐佐木也认为,相比于其他国家,日本社会对中年男性的印象不太好,大叔们是“活在阴影里的人”。旧的社会体系正在瓦解,很多人发现自己不属于任何组织,也无处寻求帮助。

 

在弗雷斯图克看来,西本所感受到的日本成年男性的“衰落”并非假想,而是切实存在的社会现象,但“出租大叔”这种商业模式能否帮助大叔们提升社会声誉就是另一回事了。

 

还有一个问题是,尽管网站明确了大叔与客户间“禁止身体接触”,但弗雷斯图克仍对其中是否存在“灰色地带”表示质疑。她注意到,一些大叔会被标注为“新产品”,网站会显示每个大叔的身体数据、出生日期,以及所能提供的服务(多数是聊天、陪喝饮料等),但其中有一项服务是“提供感情建议”。“这暗示我好像是一场约会,只是没说明罢了。如果真是如此,那网站的性质就全然改变了。“

 

但无论如何,西本始终坚信,“出租大叔”之所以会火,是因为社会对这一群体仍抱有好奇,而这也在无形中提升了大叔们的价值。

 

佐佐木则希望,“出租大叔”服务未来还可以延伸至“大妈”,一个在日本同样需要被更多关注的群体。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