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匝道排队8公里,进出港得花1小时,外高桥港区拥堵难题如何破解?

2019/9/3 10:45:17

下匝道排队8公里,进出港得花1小时,外高桥港区拥堵难题如何破解?

汽笛鸣响,大船靠岸。10月23日上午11时,来自无锡的集卡司机耿师傅在港区装上集装箱,准备返回无锡。正常情况下,全程约160公里,3小时左右就能抵达。不过,在耿师傅印象里,从来没有3个小时就能抵达的事情,“从港区到绕城高速短短2公里,就会堵上1个多钟头,加上过外环隧道的堵车时间,堵的时间都够跑一趟无锡了。”

 

除了离港“拥堵关”,开车10年的李师傅告诉记者,在洲海路下匝道出口还有一道“拥堵关”:“因为车下不去,每天都堵车。不下匝道的直行车辆也只能跟着排队,有的车急了就违规变道到小客车车道,被电子警察拍下只能受罚。”李师傅自己就有这样的经历,他一周三次会在凌晨2时出发,开着载满服装的箱式货车从宁波开往上海宝山的物流中转仓库或浦东机场。9月29日,李师傅排了1小时队后,怕赶不上机场交货时间,就冒险变道进入客车车道,立马被拍了违章。“可要是没赶上飞机交货,就要承担上万元的赔偿!”

 

洲海路东北部为外高桥港区,是上海港在浦东新区建造的综合性码头。那么,卡车司机们所说的拥堵状况到底如何?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于10月23日前往现场进行了实地调查。11月29日,记者从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获悉,为缓解洲海路附近外高桥港区交通拥堵问题,有关部门将采取调整匝道标线、实施智能变道方案等应急措施。

 

外高桥港区堆场。

 

洲海路匝道犹如“壶嘴”,地面拥堵波及高速路

 

从五洲大道立交桥往北,S20外环高速与G1501上海绕城高速(上海郊环线)并线。上午9时52分,记者按照李师傅的描述,抵达上海绕城高速洲海路西北方向下匝道附近。果然,周边有不少载重汽车、集装箱车、汽车运输车(又称笼车),车牌多以苏、浙、豫及本地为主。下匝道时,车辆缓行,但没有出现拥堵状况。难道拥堵问题不存在?

 

洲海路附近的标识。

 

记者询问附近上海日邮汽车运输公司一名保安,对方称:“洲海路高架拥堵一般发生在早上4点多到9点;下午3点多到第二天凌晨1、2点,这两个时段至少得堵上1个多小时;尤以往外环隧道方向最为严重。”

 

刚从无锡过来的秦师傅说:“看上去是高架堵,其实问题出在地面。港区卡车数量太过集中,而通道只有1个。”他进一步解释,无论是最南面的港绣路还是最北面的集海路,经华东路,最后所有卡车都要汇入洲海路这个进出口。整个港区犹如一个大水壶,洲海路就是壶嘴,是连接高速的唯一的通道。而从地图上看,港区内的其他主干道路似乎都未连通高速路口,有一条“申东路”倒是可连接通往浦东机场方向的东川公路。但秦师傅称,东川公路途经一处限高3.2米的桥洞,装货卡车一般无法通行,所以还是得走洲海路。

 

外高桥港区仅洲海路一个出入口通往高速,港区道路呈“口袋型”。

连接港区的一条外部道路东川公路因限高,卡车无法通行。

 

根据秦师傅的说法,10时30分,记者来到洲海路与上海绕城高速公路辅路十字路口观察。源源不断的大集卡从外高桥港区驶出,400米远的高速匝道也在不停地下来着车辆,发动机的轰鸣声、扑面而来的尘土、浓重的汽油和废气味道、尖锐的刹车与鸣笛声持续不断,过度密集的重卡使得地面也有几分震荡,令记者感到晕眩。

 

记者注意到,要从洲海路上高速匝道,需1个左转,红灯等待时长2分钟;若要从洲海路直行,则要等待2分30秒;而右转上高架需要等待25秒左右。左转和直行的通行时间约1分钟,记者数了数,1分钟内,左转车道仅能通过15辆左右大型卡车和2辆小型车。在排队等待中,洲海路附近的支道还不断涌出新的加长卡车,“加塞”进入排队队伍。还有卡车虽然直行却占据右行车道,堵住了后方来车。

 

从洲海路往北走到底,记者看到了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标识。这里是洲海路的断头处,占据路面90%以上的大型货车都是从华东路,就是外高桥港区堆场或物流中心所在地驶来,拥堵的态势不减反升。不少司机告诉记者,港区的大型货车出入集中,下班后大巴私家车更多,一旦疏通不及时就拥堵,有的司机着急赶红灯,剐蹭摩擦经常发生。

 

大客车道排队数公里,违法变道加塞严重

 

临近中午,绕城高速辅路的人行道上出现了三三两两兜售“卡车司机营养午餐”的快餐摊贩。11时48分,记者从地图上注意到,洲海路南北两面的下匝道都呈现出红色拥堵状态。从洲海路西北方向下匝道口,到航津路桥的2公里内,大客车两车道满满当当。下了匝道口的部分大型车辆,还需要掉头,又增加了等待时间。而在等待红灯的间隙,快餐小哥动作敏捷地穿过车辆的夹缝向司机递送餐盒。有卡车司机无奈地告诉记者,虽然知道不健康,但是因为堵车,赶着交货,只能买路边餐,边吃边等。

 

在下匝道上排队的卡车。

 

13时15分,匝道拥堵状况依旧。记者来到距离洲海路西北方向下匝道200米远的高东二路桥。从高处望去,目之所及,卡车的排队长度已经远在航津路桥之外。与大客车道形成明显对比的,是空空如也的小客车道。离洲海路匝道口500米时,不少卡车司机“蠢蠢欲动”,纷纷开始违章变道。

 

不少卡车违章变道。

 

一辆未装载汽车的笼车率先从大客车车道驶出,随后四五辆箱式货车也紧随其后从队伍中离开,绝尘而去;还有一辆装载着圆筒化工材料的卡车想要直行,生生被堵在匝道口,因为前方长型货车的“尾巴”堵住了半条去路。等得实在不耐烦了,也“顶风作案”,借道超车走了。

 

13时31分,一辆载着8辆凯迪拉克新车的笼车,利用缓慢通行的空间,在两条大客车车道间来回穿梭,最终成功挤入匝道口;还有一辆未载汽车的笼车更为大胆,直接变道进入小客车道,直奔匝道口加塞,后方空车司机纷纷效仿。

 

虽然附近的违章电子公告栏上滚动着违章车辆的车牌号,还竖立着“严禁货车违法占用客车道电子警察监管”的黄牌警示,但或出于业务考核压力,不少直行司机抱着侥幸心理借道超车,还有司机变道加塞,使得加剧拥堵。

 

卡车司机希望增加通往高速的出入口

 

司机刘师傅说:拥堵高峰时,车辆可以从洲海路匝道口一直排7、8公里到凌海路,下个匝道甚至花2、3个小时,时间成本很高。很多货车司机一般都在夜里或者凌晨开车,再遇到排队情况,出事故频率会相应增大。他支持小客车与大客车分流,但希望能对港区大客车的分流进行合理规划,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港区的卡车数量连年增长,基于现有的道路资源,他建议可以将港区内部的主干道也就是断头路——华东路打通,连接上外部道路。而根据秦师傅的描述,记者还找到了连接港区内部的外延道路的“东川公路”。尽管从地图上看这是一条省道(S221),但因位置偏僻,路况差,沿途周边村民搭建了较密集的居所。正如秦师傅所说,这条路从上海绕城高速底下穿过,形成了一个限高3.2米的桥洞,至多能让空货车通过。刘师傅也认为,如果能对东川公路桥洞处加以改造,或许可以成为一条疏导之路,前往洋山港的1/3卡车司机就有了新的去路。

 

也有司机认为,目前港区卡车的车辆基数太大,可以适度淘汰落后车型,或实施单双号限行。路过港区但不下匝道的李师傅则提出,能否限定某个时间段内,通过智能流量测量设备,变通小客车道性质,允许直行的司机借道通过,增加通行效率。

 

集装箱卡车司机在向记者提建议。

 

市交警总队:调整匝道标线、实施智能变道,需多部门联合调整港区路网结构

 

11月29日,市公安局交警总队路政设施处有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外高桥区域道路拥堵等突出交通问题,受地区路网、港区作业、经营规模等客观条件限制。

 

外高桥港区集装箱吞吐量逐年大幅上升,较之2004年的750万标箱数量,2017年已增长了一倍多,为1900万标箱。洲海路附近来往车辆,90%以上都是集装箱卡车,昼夜不停。

 

作为连通该地区与洋山深水港以及宝山唯一快速通道的S20及外环隧道,目前尚无相关平行道路可以替代(日常流量已大大超过设计流量),造成日常尤其是集卡集中进港等时段,外环线车辆滞行、沿线匝道上下通行效能低,并形成蝴蝶效应波及整个外高桥道路。

 

在外高桥港区内部,现有道路均系村镇级道路改造而成,因此面临道路等级相对较低、路幅较窄、连通性差及路网结构不完善等先天问题,这也是港区呈现“口袋型”的原因;当前大量小微堆场密集,此类堆场内部几乎无蓄车及等候周转条件,致使车辆在等待提箱作业过程中,只能在堆场外的道路上等候,占用大量道路资源。遇节假日前夕以及每周三、周四、周五等时段,货船集中靠岸,大量集卡在同一时段涌向港区,路网“载荷”无法承受,引发拥堵;根据国际通行惯例,集卡司机无论是提箱、提货,还是进入港区报关,均需要掌握相关信息,得到相关凭证及“准入”后方可进行。而目前船务、港区、物流、堆场等各部门之间的信息不畅通,车辆只得在附近滞留等待。因此,外高桥的拥堵问题不仅涉及到路网的优化,更牵涉到集装箱物流模式、港区关口运作机制等方面的影响。

 

针对这些问题,交警总队将从四方面优化交通组织:

 

一是将外环线(五洲大道至江杨北路)2号车道设置为可变车道。根据交通运行特征,适时将车道分布由“小客车、客车、客货车、客货车”调整为“小客车、客货车、客货车、客货车”(初步设想为10时至16时,19时至次日7时),并与外环隧道内部车道分布及中孔控制相结合;

 

二是通过局部工程性改造增辟一根S20内圈洲海路下匝道左转车道,提升路口通行效率;

 

三是依托“智慧高东”科技项目,在杨高北路/洲海路等4个战略路口建设“智能信号灯系统”,并视情作适当拓展,提升智能管理水平;

 

四是调研港区内部道路交通出行特征,根据车流特性和道路条件,论证几条主要进出通道实施可变车道的可行性。

 

此外,完善联动协作。总队会同浦东、宝山、海港交警支队以及杨园、高东等相关公安派出所,成立专项工作小组,通过微信工作群等方式,强化在匝道上下联动、外环隧道中孔调度、指挥疏导和应急管理等方面的协作。

 

有关人员建议,要根本解决外高桥港区的拥堵问题,可以增设外高桥港区联系郊环隧道的定向匝道。因为目前实施的郊环隧道工程仅解决越江问题,而浦东新区道路部分仍为S20与G1501共线。按目前设计,隧道建成通车后,S20浦东段道路交通压力倍增。为减少外高桥港区车辆对S20的冲击,可以增设港区与郊环隧道间的定向匝道,港区车辆通过匝道直接进入郊环隧道,如此就能实现车辆有效集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