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与压力:一个未婚者的内心独白

2019/10/10 7:27:19

爱与压力:一个未婚者的内心独白

 

大多数时候,我都不能确定,坚持的事是否正确,特别是在不确定的情况下。这样的固执,跟年龄是没有多大关系的。不管别人怎样劝说,我是不管的,总是与人说,你们不要问,也不要劝说,我是决定的了,别人怎能说得动。我的固执,在许多事上,都是可见的。

 

为多数时候的固执,总是要有推托的,等了那么久,总是心里要有不甘的。所以遇到了,倒是愿意倾尽所有力气,去争取,去等待。既然刚巧有那么一个人,他是我心里所属的,又是愿意让我等待的,我总是要等一等的。哪怕最后并不如我所期望的,我也是要等的。我不怕等,怕的是最后,一个人的空欢喜……

 

在这件事上,最是觉得愧对父母大人,因为我的固执,他们好心好意地到处帮我张罗。最后,倒是有那么一两个,是愿意等,也是要与我结婚的。我告诉他们,不要等我,因为,我在等别人。

 

我害怕让别人去等,那是无期徒刑。

 

我一个人去等就够了,反正也等了这么久了。如果最后被我等到了,那岂不是要美美地高兴一场?

 

因为总是这样,倒是伤到了父母大人的心。他们爱之心切的希望,我最好是能早早地去与人组建自己家庭才好。

 

我是明白的,等一个并不确定的人,心里会难过的。即便如此,还是要假装无所谓,因为,事先有说好,这之前,大家只是普通朋友。你不好去过多地慰问与关心,那样对方是要有压力的。

 

你说,这样的事,怎能不叫人难过呢?道理都是明白的,也说得通,可就是没办法去与人解释。

 

最怕的人,是母亲。

 

每次接到电话,都是要把她那所有的爱,倾尽到我这里,实在是受不了。总是要找理由,赶紧地挂了电话。

 

也最怕回家。

 

每次回家,政治课是要上的。母亲一人说得来了气,便会让父亲一起来说。父亲还好,为了应付母亲,装摸做样数落几句,希望我能给母亲一个很好的理由。

 

在我爱的人面前,我不能应付。所以大多数时候,实在说不通母亲时,就赶紧找理由逃跑。

 

这是唯一能暂时解决的问题。

 

我赞同三毛文章所说。爱和信任,爱与尊重,爱过多时,便是负担和干扰。这种话,对父母说了千万次,因为他们的固执,失败的总是我——因为不忍。毕竟,这一切,都是出于彼此刻骨的爱。

 

这不能怪他们,我们的传统是这样。他们也只是遵循着自己的爱与责任,能有什么错?所以我无力招架。

 

在父母面前,再年长的人都是孩子。每次因为母亲的眼泪,赶紧承诺。多次保证,让他们也不再信任了,这是使我最为愧疚的事。父亲,母亲,爱我们胜于一切,犹如我们对他们的爱一样。可是,我实在是希望爱我不要那么满,也请多多的爱你们自己。你们那十二分的爱,倾注到我这里,实实在在传递的是压力。也希望你们能再多给我点自由与宽容。在一个适合的季节,我会将你们对我所有的爱,化为责任,欣然承担。